【解答亚洲杯易地5问】中国有参赛资格但不是种子队

亚足联在5月14日宣布原本应于2023年在中国举办的亚洲杯将易地举行,引起了广泛关注与热议,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的新疑问。特别是中国作为原本的东道主,在失去了赛事主办权之后到底以什么身份参赛,或者是否具有参赛资格等问题,被许多人提及。就几个焦点问题,记者一并予以解答。

问题一:中国队还会不会被认为是东道主,就像在沙迦承办40强赛、12强赛时的主场一样?

答:在亚足联宣布2023年亚洲杯不在中国主办之后,中国队将自动失去“主队”的身份。亚洲杯与12强赛时的主场完全不同,前者是赛会制的锦标赛,后者则是主客场制下的主场,不同的赛制有不同的规则。东道主球队在享受权益的同时,更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在主客场制的赛制下,主队因故无法承办主场的比赛,择地安排比赛,就像中国队在40强赛与12强赛期间无法在境内承办比赛,选择沙迦后依然负责主场的赛事具体承办工作,包括为客队提供训练场地、酒店、交通等。当然费用未必会承担,但需要在沙迦为客队提供各种便捷。同时,中国方面也需要负责比赛监督、裁判等官员的接待工作。

在赛会制下,东道主则需要为所有参赛队、所有官员、包括亚足联代表团成员负责落实接待、地陪等工作。在中国不再主办亚洲杯后,相关事宜由新的主办国负责相关事宜。于是,中国队也就不再是“主队”,没有必要再承担相应的责任,自然也就不可能再享受东道主的权益。作为东道主,最大的权益就是作为“种子队”参赛。在中国失去了2023年亚洲杯赛的主办权之后,自然也就同时失去了“种子队”的身份。

问题二:失去主办权之后,中国队还需要再参加预选赛以获得决赛阶段的资格吗?

答:这个无需担心。根据赛程,今年6月中上旬,亚足联将在六个国家分别进行2023年亚洲杯预选赛第三阶段比赛,24支球队将分成六个小组展开比赛,争夺出线权。中国队无需参加这个阶段的比赛,这是因为中国队已经提前拿到了2023年亚洲杯的入场券。

正常情况下,亚足联在2019年6月确定中国将主办2023年亚洲杯的那一刻,中国队就已经获得了决赛阶段的参赛资格。但是根据亚足联的竞赛安排,2023年亚洲杯预选赛与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采用的是“合二为一”的竞赛方案。2022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分为五个阶段进行,2023年亚洲杯预选赛则分为三个阶段,其中两项赛事的前两个阶段是重合的,即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也是2023亚洲杯预选赛的第二阶段比赛。40强赛中,八个小组的第一名加上成绩最好的四个成绩最好的小组第二名进入12强赛,同时也获得2023年亚洲杯决赛阶段比赛的参赛资格。

中国队尽管已经以主办国拿到亚洲杯入场券,但因为要争夺世界杯的入场券,所以参加了40强赛并获得了12强赛的参赛资格。这与卡塔尔队作为2022年世界杯赛的东道主,但依然参加世预赛第二阶段40强赛其实是一个道理,因为卡塔尔队参赛是为了争夺亚洲杯入场券。最终卡塔尔队顺利从40强赛中小组出线、拿到了亚洲杯入场券,但随后的12强赛就没有继续参加。

如今,中国队虽然失去了东道主身份,但打入12强赛也就已经拿到了亚洲杯决赛阶段比赛的参赛资格。这也是为什么迄今为止已经有13支球队锁定了2023年亚洲杯参赛资格,包括中国、叙利亚、韩国、日本、沙特、澳大利亚、伊朗、伊拉克、越南、阿联酋、黎巴嫩、阿曼和卡塔尔。剩下的11个席位将在下个月展开的亚洲杯预选赛第三阶段比赛中产生,六个小组的第一名加上五个成绩最好的小组第二名。

答:理论上存在这种可能性,但实际发生的机率不会很大。一方面是亚足联下属除中国足协之外的46个会员协会中,有意承办的会员协会并不少,尽管筹备的时间就只剩下一年了,但利用现有的球场条件依然还是可以正常主办的。

另一方面,站在亚足联的角度,亚洲杯作为亚足联所主办的规格、级别、水准最高的洲际性大赛,不可能让一届赛事就此停办,毕竟赛事本身所涉及到的利益方诸多,无论是赞助商还是转播商,都是亚洲足球正常运作的资金重要来源,而资金对于开展足球运动的重要性无需多言。因而无论如何,亚足联都会让赛事正常进行,即便是迫于现实情况,哪怕降低标准与要求,也肯定会让亚洲杯如期进行。这就好比2020年以及2021年的亚冠联赛,受到全球疫情的冲击,亚足联将主客场制改为集中赛会制,也还是正常完赛。毕竟,现代足球已经不止是足球、不止是一项运动,而更是经济、商业,牵涉到的利益巨大。

问题四:目前传言俄罗斯足协有意加盟亚足联。假设俄罗斯在今年年内加入亚足联,俄罗斯国家队可以参加2023年亚洲杯赛吗?

俄罗斯足协想要加入亚足联、成为亚洲足球大家庭中的一员,必须先要征得欧足联的同意,后者允许其离开欧足联。随后俄罗斯足协还要上报国际足联,国际足联允许其转换洲足联。在完成相关程序之后,亚足联还要同意,而且必须要经过亚足联全体代表大会投票表决、达到规定的票数之后,俄罗斯足协才能正式成为亚足联下属会员协会。整个程序与先前澳大利亚足协脱离大洋洲足联、加入亚足联是完全一样的。

而且,在经过亚足联全体代表大会同意之后,亚足联全体代表大会还需要拟定一个准入时间。就像当初澳大利亚在2005年4月底在吉隆坡召开的亚足联全体代表大会上获得全票通过、正式成为亚足联下属会员协会,但其资格与身份需要从2006年1月1日才正式开始,从那时开始才能参加亚足联主办的各项赛事。由于2007年亚洲杯预选赛是在2006年2月份正式展开的,预选赛于2005年11月份进行,因澳大利亚已经是亚足联下属正式成员,所以参加了预选赛的分组抽签仪式、赶上了预选赛,并最终顺利出线。于是,澳大利亚队出现在2007年亚洲杯赛场上。

但俄罗斯足协的情况则较为复杂。假设其申请脱离欧足联的要求获得批准、国际足联也同意其转换洲足联,但亚足联下一届全体代表大会定于2023年2月初在巴林进行,即便是亚足联全体代表大会届时批准其加入亚足联,而且资格与身份从批准之日就开始,则俄罗斯队也不可能赶上2023年亚洲杯。因为届时参加2023年亚洲杯赛的24支球队已经全部产生,不可能将其中一队取消资格、改由俄罗斯队顶替。而且,即便是俄罗斯足协主动接办2023年亚洲杯赛,同样也不具备参赛资格。

所以,无论是从程序方面、时间方面抑或还是其他方面,俄罗斯队出战2023年亚洲杯赛的机率为零。

问题五:2023年亚洲杯不在中国进行,是否会影响中国以后再举办亚洲杯甚至世界杯?

答:影响肯定有,差异只不过是大小而已。就亚洲杯而言,按照亚足联“东西亚轮办”的原则,中国在失去2023年亚洲杯赛之后,下一次主办亚洲杯赛最早也要等到2031年,因为目前卡塔尔、沙特、伊朗和印度正在申办2027年亚洲杯,该届杯赛不出意外肯定将在这四个国家中的一个主办。如果错过了2031年的亚洲杯,在不修改原则的情况下,中国队再办亚洲杯则要等待2039年。

至于世界杯主办问题,按照国际足联的相关轮办原则,理论上,中国最早也是2030年世界杯,而且正常情况应该是2034年世界杯的可能性更大。当然,国际足联存在着修改章程的可能性。不过,鉴于目前的形势,中国想要主办2030年世界杯赛的可能性恐怕不大。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